如何区分伟大的企业与好企业?

时间:2018-02-06 |浏览:0次

  • 2008年3月巴菲特发表了给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信,写得较为平实,却有多处可圈可点。

    例如,巴菲特更清楚地说明了伟大(卓越)、好(优秀)企业与坏(可憎的)企业的区别: 

    总结一下,有三种类型的“存款账户”。伟大的企业会支付非常高的利息,且利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。优秀的企业会支付吸引人的利率,且只有当你增加存款的时候才能获得这些利息。最后一种是可憎的企业,它所提供的利息并不充分,且要求你不断增加资金以获得那些让人失望的回报。 

    在伯克希尔哈撒韦中,喜诗糖果公司是伟大企业的模范。1972年,巴菲特用2,500万美元买下了该公司,当时公司的销售额为3,000万美元,税前利润不足500万美元,经营资金为800万美元。到了2007年,喜诗糖果销售额为3.83亿美元,税前利润为8,200万美元。关键在于如今经营这家企业所需的资金只需4,000万美元,只比当初的800万美元多追加了3,200万美元。在此其间,喜诗的税前利润总额为13.5亿美元,减去3,200万美元,有13多亿美元进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腰包,被用来投资其他公司。

    巴菲特表示,好公司要从利润从500万美元增加至8,200万美元,通常需要投入4亿美元。

   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好公司肯定不少,但它们为了获得增长而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,巴菲特举了飞行安全公司的例子。在中国股市中,我们可以举万科,每年它几乎都要大量融资,所以最多只是家好公司。

    最后的坏公司,巴菲特举的例子是曾买入过的美国航空公司,它简直是资金黑洞。巴菲特在1998年利用“一轮对航空业乐观预期”把它卖了,还赚了不少。以后十年中,这家公司两次宣布破产。

    伟大的企业,不用你投入太多钱,它付给你高利息,而且随时间增长;好企业,利息不错,但只有你不断增加存款才能得到;坏企业,利息率极低,钱却要投许多许多(换言之,还不如舒舒服服地存银行哩)。

    巴菲特总结得多好。

    第二,好公司与伟大的公司,我们出什么价格去买和卖?

    我们说某股票,经常会说便宜、不便宜和贵,什么意思?价值投资者都知道要用便宜的价格买入好公司,所谓的安全边际。巴菲特在2008年致股东信中举了一个我们中国的好公司中石油的例子,他在2002年和2003年时买了1.3%中石油的股份,这大家都知道。但巴菲特是怎么估值的呢?他说当时与合伙人芒格商量,觉得中石油价值约1,000亿美元,而市值只有370亿美元左右,也就是以不到四成的价格买入。那么什么时候卖出?虽然2003年巴菲特给中石油估值是1,000亿美元,但企业的发展是动态的,他当然没在1,000亿美元时抛出中石油。到2007年下半年,中石油的市值增至2,750亿美元,卖了。巴菲特的理由是“我们认为这个估值水平和其他大型石油公司相当”。

    这个理由,在我们中国的不少证券研究员的眼里恰恰是买入的信号,如果加上“中国溢价”,更应该买。但巴菲特抛出了,他没有说“太贵”,但是“不便宜”。

    不便宜就应该售出,如果它仅是好公司。

    “不便宜”对乐观的人来说,就是“不贵”。“不贵”也许构不成大力抛出的理由,但至少不能“买入”吧。很可惜,我们许多投资者偏偏大力“买入”。

    “不贵”只有对“伟大的公司”适用。

    巴菲特又举了喜诗的例子。巴菲特当初想用2,500万美元买下该公司,对方的出价却是3,000万美元。他本不想买,是芒格的主意打动了他,可他还是半心半意地还价。幸运的是,卖方屈服了,只要了2,500万美元。

    这个故事巴菲特说过多次,2008年又说了一遍。难道他自诩买了便宜货?不是,巴菲特认为自己太幸运了,卖家应该回绝他的,如此他就会与伟大的企业失之交臂。

    可也正因为这样,人们就认为可以用任意高的价格去买“伟大的企业”,却不知连巴菲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。巴菲特在信中指出,1993年他以4.33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份买入Pexter公司,却亏损了4亿多美元。但巴菲特叹道,由于他用的是公司股份收购而不是现金,由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本身的增值,实际损失是35亿美元。

    所以,对“伟大的企业”(很多还得事后检验)的出价应该是“不贵”(或不便宜)而已。对喜诗来说,巴菲特一口答应人家3,000万美元的出价,不求什么安全边际价格(2,500万美元)。对不对呢?

    “伟大的企业”永远是稀缺的,价格却经常是昂贵的。巴菲特有的是钱,却在感叹自己买不到好企业(不要说伟大的企业)。2007年,只有到年底,巴菲特才获得了一个收购大单,“因而获得了我们的薪水”。而对象Marmon集团,巴菲特在1954年就有接触,早在1988年的年报中,他就对该公司创始人杰伊的商业天才大加赞叹。半个世纪后,杰伊去世多年,巴菲特才能获得这样的机会。

    巴菲特难获得收购目标,一方面是他需要大交易,另一方面,不也是价格因素吗?

    钱再多,就是不出手,哪怕最后2007年的公司账面净值增长只有11%,也不着急。这才是巴菲特的过人之处。

    在2008年3月5日的中国平安股东大会上,马明哲先生为什么不向股东好好分析一下这几年H股与A股的融资投向之得失?不是大而化之,而是每一大项都推敲一番,像巴菲特那样。

    也许是苛刻,但单就中国股市18年的历史看,我们公司的融资业绩总体而言,很失败,尤其是钱太容易获得的时候。这就难怪我们的“散户”那么“脆弱”“敏感”“不讲情理”,不支持所谓的“伟大的公司”发展。

   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速与本网站联系。